写点闲话,煮壶慢茶。

【短】注視(转到主博写点写同人之外的对人物的想法)

考虑到为防止出现干扰阅读等不良因素,有些话不大方便在文章前后写。

其实对于日向创这个角色我个人是非常喜欢的,不仅仅是因为他看起来阳光健气,更因为在游戏中他亦是有所背负:大抵说来就是:成长期间所形成的对于“获得才能”的执念,并且也为此付出了代价;而在游戏结尾他不仅要为“还没有记起的过往”(被告知曾是绝望残党)负责,也要承受“是‘他’直接造成了这次的自相残杀”这个被黑幕告知的真相;这里有一点需要强调的是,需要来承受这个结果的是仅仅处于高中一年级,由于程式的干预,他的阅历和精神状态都回复到了高中一年级,也就是十五六岁时候的状态,这种时候少年那种性格和灵魂还尚处于塑造期,其柔软程度和矛盾的挣扎也还是男孩,是会哭会受不住还没有完全学会要担当且也还是无法规避本能的趋利避害;所以,在面对这种极端境遇,他就像才刚裹茧就必须化蝶的毛虫一样(在前五章虽然依旧残酷,但同伴的认可和依赖使他羽翼渐丰,并且也会有一种愿意认可自己的意思),痛苦又脆弱,但又一往无前,最终在伙伴的帮忙下成为了“肩负未来的男人”。


这是一个非常丰满的人。有值得叹惋的过去,失足而落的时期,饱尝苦果的岁月,同时在游戏里集中表现出来的现下,是一个对自己抱有疑虑(或许也因为自己的特殊而有过一定的沾沾自喜),但阳光健气乐于助人,耐心也充满爱心的角色形象,并且在经历极端境遇之后还愿意坚守本心,且昂首走向未来的角色。


但无论他最后怎样学会了担当和坚守,过程中有所挣扎,迷惘,或者强烈的抱怨,不合实际的美好幻想,不顾一切的冲劲等等(在游戏中这几个部分他都有体现),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的对人态度,特别是那种热爱雪上加霜的人,还总一副“加油是我爱,不烧错在你”的神情,不知反省,一意孤行,……这样的人,对于当时的日向而言,不讨厌已是不易,……更何况交好的伙伴朋友对其都抱有敬而远之或者直言厌恶的态度,光从众就会疏远了(很明显,日向虽然是个心智坚定的人,但是并不是一个出世的人,他的普通人气质在随大流这方面体现无疑)。


所以,对于狛枝凪斗这个人,……要表现出绝对的喜爱真的很困难,说来要是真的特别喜欢那才真的不大对了,因为毕竟对方也没有表现出特别要好的姿态,虽然从绝望病等症状可以推断狛枝对日向或许充满好感,但四章那个高冷地嘲讽脸有几乎可以把关系打回原点。


其实,日向对狛枝的第一印象非常之好,概括来说就是什么:长得好,为人实在太礼貌,脾气好像也很好,又很聪慧。←这简直太好了啊,完美的朋友形象。


当然随着狛枝性格的逐渐展露……




我个人认为日向应该是并不讨厌狛枝的,或者还应该说是抱有一定的微妙得不可言说的好感的。


为什么会有这个认识……当然一方面是游戏里他就算嘴里嚷嚷着什么不愿意不喜欢不理解麻烦,却也一直没有真正放弃的那种绝对不会放任狛枝不管的态度;还有他在面对狛枝的死亡在心里生发出那种过于强烈的愤怒(颇有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别人毁了时那种恼羞成怒,这里显得非常有趣,因为通常对不太喜欢的人的死亡/消亡第一反应应该是窃喜。说明一下,这个窃喜和伦理道德无关,是植物性神经反应,没有对错之分),誓言要抓出凶手(咬牙切齿的,当然这里可能也有我个人喜欢狛枝这个角色所以在面对时带有咬牙切齿的意思),但他在这里的表现可以说是在巨大冲击下的第一神经反射,可以考虑为最真实和可靠的“他对于狛枝的真实态度”的展现,而不是归于什么责任感之类的,虽然这些因素也会有所影响;另一方面就是狛枝本人魅力的影响,首先之前也提到,狛枝长得很好,爱美之心人皆有,其次狛枝很聪明,他的理解能力洞察能力在日向的伙伴中是非常出众的,甚至可以说独一无二,日向自己也坦诚自己是依赖狛枝(的判断),第三则是狛枝是有秘密的人,或者应说,他让他自己显得充满了秘密,说话真假掺半,不撒真正的谎,却老吊着你:这个倒应该不是他刻意而为,不妨理解为个人特质比较可靠。这种个人特质对于少年日向创来说……没有吸引力那绝对是自欺欺人,在游戏里日向对狛枝虽然抱有戒心,却也同时抱有持久的兴趣,这也是可以在剧情里得到印证。


再谈一点非常私人化的参考,一方面则是狛枝是日向到岛上的货真价实的第一个朋友,当时狛枝形象之良好,耐心善良如小天使一般,这种强烈且良性的第一印象应该对日向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就是一种疑惑心理,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狛枝;另外就是身为摩羯座的日向,第一眼看对了的以后就算暂时随大流等因素地口头表示了不喜欢,但从星座学角度来分析,这个第一眼看对对摩羯座来说可谓是意味深远,或者应该几乎可以说是要影响他对于一个人所形成的完全观点的。
当然,这两点是属于我非常私人化的理解了。




写这么些,除了表明我对日向创的喜爱之外,其实还就想表达一下我所认同的“日向对狛枝的态度”这个的认知吧。


如果把日向对狛枝的认知比成一座冰山,那露在水面上的八分之一应该是疏远和戒备,而水面之下的余下部分里应该是更复杂的,带有好感意味的感觉,包括感兴趣,有所期望但又曾失望的尴尬等等。


或许还是真需要对方有所行为,才能促使这座冰山有所改变吧。




也算是解释一下行文构思。


云雨和云:

注視

 

關鍵詞:記憶

說來很多時候當時幷不清晰明瞭的事情,在事後來想想就可以想明白了……

文章大約是按照【記憶/現實】交叠而成的吧。

好久不打字,已經忘記該怎麽寫東西了。

  

寫完就發了,沒修改。

 



日向想,他應該是討厭狛枝凪斗這個人的。人都本能地不喜歡搗亂的人不是嗎,更何况狛枝這個人本身就幷不僅僅只是搗亂,他更像是狂信徒,滿嘴胡言亂語,而且行動力驚人,還喜歡睜著那雙灰色的眼睛直楞楞地盯著人看,——就好像,是要看進人的心裏一樣。

每次想起狛枝那雙眼睛,日向都會忍不住後背一緊。會有這樣的感覺倒也不是因爲那雙眼睛是多麽駭人,相反的是,狛枝那一雙眼眸非常的清澈,而眼角微微上翹,看起來總是帶著一絲笑意;但隨著本人個性的展露,……日向意識到自己很久都沒真正直視過狛枝的眼睛了,就連學級裁判的時候,也只有在對持地時候才狠命地瞪上一眼,而視綫落脚點不是在發梢,就是在額角,雖然偶爾也會爲了揣測而去大概打量一下整個面部,但目光總會被狛枝那頗有顔藝效果的笑容吸引。

要去應付他那些損人的話就已經幾乎拼盡全力了。日向這樣爲自己開脫著,七海左右田索尼婭他們就不在意預備學科——再說,我不是討厭他的嗎,那在意他也沒什麽意思……

“但又不能放任不管——”日向皺起眉對著波瀾微起,一望無際的大海如此不滿地叫嚷了一句。

 

這裏是與狛枝第一次見面的海灘,銀白的沙子,遠處蔚藍盡處透明的海水,斜著生長的椰子樹,還有只能用熊幣扭蛋的扭蛋機,風帶波起,陽光明媚。還是當初那副度假海灘的悠閑樣。

而一從驚奇屋出來,日向就直奔這個海灘,一站到現在。

 

“話雖這麽說,”日向撇了撇嘴,“却一點辦法也沒有啊,唉。”說到這裏忍不住嘆了口氣,“——他要是稍微不那麽難懂就好了,我又不是一開始就不喜歡他的。”

 

***

 

“啊,日向同學,你果然又在這裏。”

 

聽到索尼婭的招呼轉過身來的日向,其身在的是片大概是島荒廢之前的浴場,白色的沙灘,斜著生長的椰子樹,還有一望無際的遠處是蔚藍而近處則透明的大海,風帶波起,陽光明媚。

 

“自從發現了這片和一號島那個很相似的海灘,日向同學就特別喜歡到這裏來發呆。”

“呃,不知爲何,站在這裏,心情總是能很快平復下來。”

“日向同學總是忘不掉在程式裏的那段日子,對嗎?雖然‘絕望殘黨’時期的記憶一恢復,那段日子簡直都可以稱得上‘別樣的溫柔’——”

“……我一直都在想,那個時候的大家到底是怎樣想的呢?而自己在那期間到底又做成了什麽,如果那時候的我也能和現在這樣堅定,那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哦,”索尼婭點點頭,“但我覺得,如果不是日向同學,我們‘留級’了也說不定,而且啊,既然都到了如今,那就更應該向前看,——這不是日向君教會我們的嗎?”

“嗯……謝謝。”

“我們快回去吧,今天是九頭龍同學掌勺,要是回去晚了他可是會發火的哦,就像我前幾天看到的書裏寫的鐵面關公一樣。”

“索尼婭,那個是鐵面包公……”

 

***

 

就算面對著大海又再次確立了“我不能放任狛枝這個混蛋不管”的信心,從沙灘回來就直接縮進了自己小屋的日向,此時正雙手環抱在胸前,臉上頂著個枕頭,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一邊和自己說,你今晚就該睡一覺明早精神抖擻地去和狛枝交涉,又一邊在心裏覺得夜長夢多,應該現在就沖到狛枝小屋去把狛枝叫出來好好談談。

 

“好!”一把拉掉枕頭在床上坐起來,“出發——”

雙脚像灌了鉛一樣一點都挪動不了。

“……嗯,”反手把枕頭拉到自己懷裏捏了捏,“好吧,我先來分析一下到目前爲止我所獲得的關于狛枝的資料。”

 

***

 

“你說苗木他們真缺德,連我們上個厠所他們都盯著看。”左右田在修理在晚飯過後突發故障的主屏幕時,頗有感悟冒出這樣一句。

“我覺得還沒監視到這個地步,而且當時控制權在黑白熊手中,應該只看了看比較日常的部分。”在一旁搭把手的日向回復道。

“可惡,索尼婭小姐洗澡的樣子我都沒看過——”左右田完全沒聽進去的樣子。

日向看他那樣只能乾笑兩聲。

“唉,日向,你說,那些視頻文件都有存檔,我現在去調開看看,應該也沒什麽吧?喂,你可得保密啊,這麽英明的辦法就你知我知如何?”

“不,我對這個其實沒什麽興趣……”

“別扯了日向,沒興趣你臉紅個什麽勁,來來來,我們來計劃一下。”

“……”遞上一把鉗子,日向决定裝作沒聽見左右田在說什麽“我還想十點之前回去睡覺,我們還是先抓緊把這個給修好了先。”

“你拿這麽大的鉗子給我,還不如我用手擰呢,……”

 

***

 

狛枝到底是個什麽樣的人呢?日向又一次問自己,是一開始那個乖巧溫順的男孩,還是後來那個口出狂言不擇手段令人生厭的“攪屎棍”,還是那個不可一世居高臨下的……?

日向皺著眉,對著自己房中的墻,默默地回想著他所“認識”的這個狛枝凪斗。

 

——我不瞭解他。半晌,日向有些泄氣地想,我不像對索尼婭,對七海,對左右田,對……對他們那樣瞭解一樣的瞭解狛枝。我甚至無法分辨他到底說了哪些謊話——左右田總認爲他滿口謊話,但我却一直不大認同;不,我或許是認同的,……

 

這也幷不能怪我,日向慢慢地把自己放平躺回自己的床上,——是他自己不願意。

 

***

 

左右田的視頻之行才剛開始就被七海逮個正著。

七海“嗯——”了聲,偏著頭看著怪叫一聲沖出門去的左右田消失的方向,“呐,日向君,左右田君到底是來幹嘛的啊?”

“……”日向闔上自己剛剛被左右田的怪叫嚇到張大的嘴,咂了咂,“哦,其實我們是來找個當時的視頻來看的。”

“誒,是嗎?那我來幫你們吧,其實當時我們在程式裏的視頻文件還蠻多的,你說說你們要找的內容,我來搜索一下。”

“好,多謝了。”

 

“但又不能放任不管——”點開視頻看日向站在沙灘上風吹衣動了大概兩個小時(連七海都在一個小時的時候因爲畫面幾乎靜止而睡了過去),才終于握著拳沖著大海如此大叫了一聲,然後又陷入了沉默。

 

“………………,”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聲驚醒的七海“日向君原來你來沙灘上站了得有個兩小時,就只爲叫這一聲?”

日向面色複雜地看著在屏幕裏的自己:“我剛剛回想起了當時我複雜的心情,現在心情也有點複雜。”

“啊,日向君,你看這裏!”七海突然指著視頻畫面的一角,“你看這個,剛剛一個小時前我說我要睡了的時候還沒有吧。”

“誒?”

“原來日向君沒發現啊?這樣下去玩找茬游戲可是很容易就輸的哦……”

“七海,這附近還有其他的監控的嗎?我想看下這個是什麽。還有,這個保持在主屏幕上,倒退一下我看看什麽時候出現的。”

“好的。”

 

***

 

日向怎麽也無法理解狛枝怎麽就突然就宣稱自己一定要找到“間諜”的行爲,就好像他一開始(或許到至今)無法理解爲何狛枝可以同時又站在這邊又站在殺人犯那邊,就爲了看到“希望的火光”一樣……

這到底是什麽啊?!察覺到狛枝看過來的目光,日向忍不住要咆哮出口。

但在炸藥和可能的死亡所帶來的恐懼壓迫中所産生的一種强烈的對于眼前這個大約還是笑著的人的厭惡,——

日向更多一秒都不想再看到這個人。

 

***

 

“這狛枝還真是個硬骨頭,”在離開新世界程式實驗場的時候,十神如此評價道,“在其他人都陸續蘇醒過來的如今,也只有他還能躺得那麽安穩。”

“唉,只是還沒到時機而已,……對吧,日向君?”苗木寬慰了一句。

“嗯,沒關係的,他躺一天我就在島上陪他一天好了。”日向對苗木笑了一下,“當初這樣决定了啊,一定要讓大家都醒來。”

“好,日向君和大家也請加油呢。”霧切總結了一下此行。

 

***

 

“……居然是他,說來日向君被人盯著看了小半個小時都完全沒發覺,我該說是天然呢,還是遲鈍呢?”七海對著那個墨綠色的外套扳著手指算起了時間,“不過狛枝君也真奇怪,老這麽盯著你看,回頭又裝作沒事人一樣。”

“老——?”

“嗯,看到這個才想起來,之前幾次也有遇到這樣的情况。就是怎麽說呢,現在回想一下,好像是想上去搭話?這樣的感覺吧,就一個人站在那邊看看,……大概吧。”

 

找了好幾個監控才終于找到了一個可以收錄進狛枝的,目前他和日向正一前一後兩個人對著大海默默地伫立著。


“其實我在程式裏的時候有點怕狛枝。”

“誒?”面對日向突然的自白七海稍微一楞。

“嗯……說起來還有點不好意思,大約是因爲第一次學級裁判的時候他那個反差太嚇人了,而且之後又一直喜歡說一些希望啊,死也可以啊,墊脚石啊之類的話,”日向不大自在地轉了轉脖子,“現在想想也有隨大流的意思吧,反正就是有種‘不要接近他’的感覺。……這個可以說是害怕吧?”

“嗯,當時大家都不是很喜歡狛枝君呢。”

“對,然後怎麽說呢,……其實我現在真說要回想一下到底有沒有和狛枝在程式裏私底下接觸過,好像是有的吧,但是總覺得簡直少得可憐,因爲每一次簡直都記憶清晰到令人髮指了。”

“就像視頻一樣清楚?”七海似乎覺得有點神奇。

“對……就是連他怎麽拉下臉都可以記得一清二楚,該怎麽說……但和左右田他們相處之後的記憶就不會有這樣。”

“誒……”

“其實現在想想,……雖然當時一直說著不願意不願意,不理解不理解,但我其實也一直有注視著狛枝吧。”

 

***

 

隔著玻璃罩看去,狛枝那張泡在液體裏的臉看起來略有些怪异。他本就不太飽滿的面頰此時顯得更加棱角分明,看久了,甚至有種兩邊正慢慢向裏凹陷的錯覺;散著的白色頭髮順著液體緩慢舒展,因長時間未打理,有些頭髮已經長過了肩膀,捲曲的發尾勾在胸前起搏器的綫上,像是要把其拉離這具身體。

日向站在旁邊低下頭正看著這樣的狛枝。

 

“就好像還債一樣,”日向忍不住微笑,“現在讓我在你不知道的時候注視著你吧,狛枝。”

 

FIN.


评论(2)
热度(19)
  1. 云雨和云 转载了此文字
    考虑到为防止出现干扰阅读等不良因素,有些话不大方便在文章前后写。 其实对于日向创这个角色我个人是非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