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闲话,煮壶慢茶。

闲话

第一次就写点关于自身正所处的这个城市的句子好了。


济南,新旧相生,依旧是故事里的那个济南。


不对称的城区。

拆到一半的长满了荒草的圈地,外面的墙上刷着商业中心的字样;崭新而恢弘的奥体中心,还有狭窄的斜撑着电线的小胡同,打水的人看着水道里散养的鸭子,对着路过的人翻了个白眼;热闹的百货大楼旁边秃了玻璃的写字楼外还挂着售出的横幅。

繁美和颓废,就像是阳和影的对视,构建出新的和老的两个城区的故事。


而在这样的故事里,总忍不住会掺杂一些想让故事结束的因素。

比如就算把以泉水为生的方式硬生生夭折在井口,重新以盛放在自来水管里的方式展现,那还要出门来打水的人,还是会对着向她投以好奇目光的路人不自觉地翻一个白眼;而没有见过鸭子的小孩,会扒在重修的刻了字画的石栏杆上巴巴地看着小水道里蹲着的两只白鸭子,然后刚刚打水的人过来吆喝着鸭子回家。

这样子发展着的关于所谓中心城区里的故事,一种人的好奇,总伴随着另一种人的消亡而愈发浓郁着。


但以城市为底,人为梭的故事,是不会结束的。

就像登顶千佛山,眼前看见的,千年以来,还只是一望平川。那半城的湖虽然小了范围,却没有少了亩数,该波光明媚的,依旧明媚着。特别是那些雪天里枝丫着的梧桐秃丫子,以及站在不远处街口正说济南的路可以说道唾沫横飞的老济南人们,一笔一话,都是一个活生生的济南。

活生生得,就好像还活在梦里一样的城市。


真真真的格外令人心生神往。

又真真真格外令人心生厌倦。


不过,城市大约也正和人一样,是发展着矛盾的个体,千丝万缕地和时间纠缠不清,又被被她赋予的人给改变。

或许,这一切也正被她改变着。


但无论如何,故事还是会继续。

我们下回再说。



评论
热度(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