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闲话,煮壶慢茶。

【卷一】1、人选(一)

实名推荐本粉头cp厉宜/方厉了,看看美男子之间的爱情故事(bushi)

匣剑美人:

刚低头看了个时间,再抬眼时,路灯已经都亮了,远远近近浮在夜色里,像天边的星火。


黄澄放了点窗户下来透气,干冷的空气让他喉咙有点发痒。喝了口水,便把窗户升上去了。手机扔在仪表盘格子上,已经黑屏,他忍了忍,没有再拿起来看。


虽然三月早春,北方仍然天黑得早,但是从下午就在机场等,等到这会儿路灯都亮起,也足好几小时。他向来耐心好,也不由轻微焦躁起来,尤其制片隔三差五发一条消息来问,他实在不好应付。


这般想着,提示音又响了,拿起一看,果然还是制片。黄澄从驾驶位上略侧了身,回头去看后座上的王季瑜。她早已经打开电脑在处理事情,车顶灯开着,屏幕荧光映出相当温婉的长相和微蹙的眉头。


四十好几的女人,略略打卷的长发用发夹挽着,薄施粉黛,一眼看过去像个全职太太多一些。但是黄澄知道,这个女人远不像她看上去那样温婉,或者说好对付。


十年前王季瑜作为业内相当有名的金牌经纪人,一手捧得星光熠熠,任谁提起来都要说一句人不可貌相,卖她三分面子。只这七八年事业心渐息,钱也赚得够了,才金盆洗手,安心回家相夫教子,要不是今天等的这位请托,恐怕还不会重新出山。


“瑜姐,”他轻声提醒专注的女人,等她抬眼,便指指手机,“于老板。”


之前五六条消息都让王季瑜说放着不管,没有回,这次眼见着是有些气了,只怕再不回,就要打电话过来问。


王季瑜点了下头,示意知道,又低下目光,去写快要结尾的邮件。


“就说晚点,”落上款,“飞机晚点,我们也接不到人,她到比我们还着急些。”


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发送,王季瑜才合上笔记本放到一旁,又拿了手机。一打开屏幕上就是好几个消息,都是于欣兰,问人接到没有。


“她倒还是个急脾气。”无奈自己回一条,又去看黄澄,还拿着手机打字措辞,看样子是被这轰炸式催问为难得不行。到底还年轻,王季瑜出声,“我回过了,等接到定家你再给她说一下就行了。”


黄澄闻言,心里松下一口气,一边退出界面,一边对王季瑜道:“于老板急也是人之常情,眼见着就要进组了,男主角还没定下来,我们不着急,阿宜的档期毕竟等不起。”


《越人歌》这个片子前前后后筹备到现在,什么都已经弄得七七八八,唯有男主角这么重要的事情,始终悬而未决。


长风影视是第二大资方,方煦宜作为长风旗下正红到发紫的人气偶像 ,经纪人于欣兰又是这部剧的制片,肯空出档期等到现在,已经十分给面子。


这都是冲着陶定家。


黄澄关了即时通讯软件,打开社交网络应用想刷下动态。开屏就是方煦宜的新代言,西装衬衫,气度雍容。虽然表已经尽力醒目地摆造型放在画面中间,然而一眼过去,最先注意到的,永远是那张脸。


桃花眼,眉目俊秀,难得没有攻击性,却又硬朗得带着三分少年意气。


以时下娱乐圈这种脸等于人气、人气等于回报的状况,哪里还愁没有片子拍,只怕是推了无数个,就守着《越人歌》罢了。


成也看脸,败也颜值,方煦宜眉眼太好,作为一个演员,就受了限制。纵然业内是出了名的认真敬业,观众说起来也一片夸,但偶像剧演得深入人心,到了正经论成就论地位的时候,始终还差着专业性强的奖项傍身。


所以这回于欣兰才硬是对《越人歌》男一号一角势在必得,毕竟搭戏的女一号是陶定家。大满贯影后,两次奥提,各种获奖和提名列出来几屏幕都滚不到底,八年来首度归国,演艺生涯里第一次接拍电视剧。


这些标签哪一个拿出去都足够激动人心,若不是《越人歌》整个项目一直处于保密状态,只怕早已经被炒翻了天,年龄合适的男演员们就算演不了,背后的人也要想方设法蹭个搭边的。


方煦宜要是想转型,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将观众的目光从他的脸转到陶定家的奖杯上去。《越人歌》题材沉,班底按照冲奖大片的规格配,他如果真有演技,这就是最好的证明机会。


在黄澄看来,虽然对男一号选角有相当话语权的陶定家始终没有表态,但方煦宜得到角色,也是十拿九稳的事。有于欣兰坐镇,长风影视占36%的投资,不可能再有人挤得进来。


他没见过陶定家,又习惯了国内的状况,不把这事看得难,王季瑜却不那么乐观。听到“阿宜的档期毕竟等不起”,苦笑一下,望向窗外。


不要说陶定家一直闷到现在,很可能心里有出乎意料的人选,便是没有,她如果知道是方煦宜,不见得就会点头同意。


才八年而已。


……


……


那边于欣兰收了消息,王季瑜亲自回的“晚点”,心里纵然上火,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手机一放,对面编剧程剑就问:“还没接到人?”


“晚点好几个小时,”于欣兰答得干脆,“天公不作美,大家都得等。”


导演李邈就笑,“陶影后晚点是飞机,阿宜一个本市人,怎么也晚点?”


他们等了大半个钟头,菜都要上齐了,方煦宜迟迟未至。李邈从前没跟他合作过,却也听人说方煦宜各种好话,并不觉得他是个不守时的人,只怕路上遇到什么事。


提起这个,于欣兰就来了气,“还不是他下午非要出门逛,被认出来,粉丝围着呢。我让知了去接他,现在正是晚高峰,也不知道多久能堵到。再等两分钟,他要是还不来,我们就先吃吧。”


“阿宜人气高,这是好事,”程剑打圆场,“我们再多等几分钟,也等得高兴。”


“人气高,那也是一阵一阵的,”于欣兰道,“他从前又不是没红过,热度上去得快,退得也快。还是只有像你们手里头有奖,什么时候都心安。”


正说着话,门一拉,竹帘一掀,人就到了。


程剑和李邈侧眼过去,只见人在帘下停了一停,看不清脸,已觉得清朗温和,生出亲近之意。待掀帘而过,灯光一瞬落到他的眉目上,饶是在各种地方见到这张脸,程剑还是心下一震。


就这么一个人,说他少年任侠也可以,清贵公子也可信,桃花眼含笑有情,神色一舒朗朗意气。


怪不得大把人痴狂追捧,李邈心中感叹。看方煦宜低声和服务生道过谢,脱了外套交给对方,过来坐下就问,“兰姐又在说我什么,这么生气?”


“说你脸,”于欣兰佯怒,“你要是长得难看点,今天就能早到一小时。”


“那这你得怪我妈妈,”方煦宜转过来打招呼,“李导,程老师,今天实在是突发状况,迟了这么久,希望不要见怪,要怎么罚我都认。”又对于欣兰道,“我让知了先回去了,等会儿要是倒了,兰姐你得负责我把弄回家。”


他性格倒活泼,不是拘束沉默的人。李邈还在打量,程剑已经说上话,“这句程老师我要记上一辈子,阿宜你是第一个这么叫我的人。”


“怎么,”方煦宜挽起袖口,“现在不流行叫老师了?”


“因为他还有个外号太好记,”李邈插话道,“人如其名,叫贱贱,谁还喊他程老师啊。”


于欣兰也忍不住笑,“好了好了,都别调侃了,动筷,再不吃都凉了。”说着又瞪方煦宜一眼。


“那不罚我了?”方煦宜问,“呆会儿可不带找补。”


桃花眼弯弯,于欣兰气也生不起来,“吃药呢你,罚什么罚,喝汤。要罚也罚你给我们端茶倒水,喏,茶壶在那边儿。”


他们今晚吃汤锅,乳白的高汤已滚沸着,腾起袅袅白雾。


“好啊。”方煦宜应声,起身就去提了壶回来,挨着斟满白瓷茶杯,又给每个人盛了汤。


脾气倒是也好,跟传言的一般。


李邈一边道着谢,心里暗暗点头,觉得确实不错。然而见他灯光白雾中神色飞扬,转念想到片子,又沉吟起来。


方煦宜眉眼是太好了些,但美则美矣,却未免不够复杂。他毕业即出道成名,从此一直给拥在云端,没有跌下来过,人世间欲说还休,只怕说得出,休不了。合桃花源里少年意气永不老,做不了黄粱一枕梦醒人。


这样想着,面上就带出了考量,程剑碰他一下,低声道,“我们拍电视剧呢。”李邈方才惊醒。


“什么电视剧?”于欣兰方才低头查看手机消息,只听了半句。


“你们要拍的那个《越人歌》,”方煦宜是听到了,也看到了,却仍旧一般神情,轻描淡写带过,“据说男主角还没定下,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今天这顿饭,也无非就是这个目的。《越人歌》的投资,长风占36%,皇霆娱乐占37%,程剑不仅是编剧,还是皇霆大老板家的小公子,不然也不会这么肯烧钱,去投一个二十集的电视剧。


程剑本来就很属意方煦宜,在圈内年龄三十上下的男演员中,以演技、敬业、人气、相貌综合论之,已然没有更好的选项。听他这么问,自然说要是能请到方煦宜做男一号,是他们的荣幸才对,气氛一片大好。


见状,于欣兰正想补两句,把事情定下来,电话忽然响起。


“是王季瑜。”她说一声,起身向外,边走边按了接听。


“哎呀,陶神女可算是到了,”程剑感叹,“从下午晚点到现在,于老板只差亲自杀过去等人。”


“兰姐脾气急,”方煦宜淡淡笑着,问,“女主角确定是陶小姐吗?”


“还没签,”李邈道,“但华英传媒投了27%,陶影后出国前在华英,这回又请了王季瑜回来,阿宜你该有所耳闻。”


方煦宜点头,正要说是,耳边哐当地拉门声响起,显然带着怒气。


三人齐齐一瞧,可不是于欣兰高跟鞋哒哒作响,踩得又快又急,携着一股凉风怒火坐回位置。忍了又忍,出口还是带了刺,“到底是大满贯影后,眼光就是高!”


她这样说,事情显然有变,李邈和程剑看了一眼,等着下文。


于欣兰却不说了,强压怒火,拿手机查着什么。方煦宜低声劝了两句,又递了茶过去,于欣兰总算缓了点脸色,把手机调转,送到李邈程剑跟前。


“陶定家想用这个男演员做男一号,叫厉秉行。”她冷声道,“刚才的电话,是她亲自打来说的。”


方煦宜一怔。


对面程剑和李邈凑在一起低着头滑屏幕,看这个从来也没听过的男演员。

评论(1)
热度(5)
  1. 匣剑美人 转载了此文字
    实名推荐本粉头cp厉宜/方厉了,看看美男子之间的爱情故事(bushi)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