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闲话,煮壶慢茶。

【卷一】2、人选(二)

本粉头实名表示陶陶眼光真好,选厉厉是正确的选择

匣剑美人:

厉秉行,只有出生年份,可算出今年三十四,连具体的月日都没有,词条里非常简单地写着一些介绍。


从小学武术出身,从武术队退役后转入影视行业,从事替身和武术指导工作。前几年开始出演影视剧,但大多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大体处于仿佛是在电视上见过这张脸,但“是谁?不知道”的状况。


李邈的眉头皱起来,又去翻图片,好在还有两张剧照。乍一看不太打眼,然而又移不开,再仔细看两眼,便觉眉目英挺,非常利落,有一张灯下马路沿叼着烟的侧脸,看得人眼睛都亮了。


于欣兰一直盯着他们俩的表情,程剑倒是没看出什么,李邈却眼见得眉头舒展开,略微还有些喜意。心下一沉,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稍稍讽刺道,“陶定家这什么意思,石中剖玉,要给人当伯乐了?”


含沙射影,意有所指,程剑看李邈一眼,还没表示,方煦宜却已经出声,“兰姐。”


是要拦她的意思。


于欣兰方按下去的怒火忽地便又腾起来,手里茶杯重重一放,水都晃洒一圈,“你倒是个大方的!”


她百忙之中任了这个剧的制片,前前后后几个月,就差临门一脚,把方煦宜的男主角定下。结果半路杀出个厉秉行,陶定家话说得坚决,非要他,别人不行,连让她提一提方煦宜的机会都不给。


于欣兰哪里肯受这种气,当下一撑桌子站起来,显然是要走。


方煦宜也霍然起身,一把拽住人,提高了音量,“兰姐!”


于欣兰怒目而视。


但方煦宜比她高一个头有多,气势上落了下乘,这人又立刻软了神色,低声道,“兰姐,我好不容易赶过来,你连顿饭也不让我吃?”


眉目低垂,带笑含情,仿佛刚才那一声只是个幻觉。


于欣兰深吸一口气,才被方煦宜扶按着,面无表情地坐回去。


她从方煦宜出道就一路带着了,像养个儿子,给方煦宜操的心比家里亲生的小祖宗还多。方煦宜又是个喜欢撒娇卖乖的性子,要于欣兰就这么拂袖而去打他的面子,她还是不忍心。


对面程剑和李邈一脸尴尬,才把手机推还过去。


于欣兰倒是能屈能伸,刚才发了火,这会儿认错也不带含糊。举起茶杯就说,“我这个人脾气大,两位见笑了,今晚不喝酒,我以茶代酒,自罚三杯。”仰头一饮而尽。


“于老板言重了,”程剑赶紧打圆场,“临时出现变故,着急上火都是人之常情。”


李邈跟着点头,他是个不善言辞的。


方煦宜拿过茶杯倒满,递回去,却按住不让她喝了,“喝这么多茶,该吃不下东西了。”又说,“李导和程老师难得来一趟,工作不提,大家交个朋友,以后总有合作的机会。”也举起自己的茶杯,敬了一敬。


话说到这份上,于欣兰也不好再摆脸色,程剑李邈自然尽力配合,席间很快妙语连珠,其乐融融。方煦宜把服务生的工作都兼了,不仅端茶倒水,还下碟布菜。最后开于欣兰的车亲自送两人回酒店,又赔罪一番,毫无怨色,事事周到。


等电梯的时候,李邈沉吟片刻,问程剑:“你说,看于老板的反应,陶影后这么坚决,要是最后当真不是方煦宜,我们这算不算君子欺之以方啊?”


程剑一听他这双关,忍不住失笑,“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你就要欺负上阿宜了。何况——”电梯来了,两人上去等门合拢,程剑才继续道,“方煦宜脾气是好,但这么多年,要是因为脾气好就被欺负,他可走不到今天。”


李邈一愣,神情沉下来,“这倒是……老实说,我这么多年,没听方煦宜跟谁发过火,刚才他喊住于欣兰,还挺吓人的。”


霍然作色,眉峰按捺,隐然有刀剑之意。


程剑看着电梯里反射出人影,随口答了一句,“人家毕竟也演过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又不是当真土捏的泥人。”


脑子里却想着之前于欣兰说陶定家亲自打来电话时,方煦宜那一怔。


不像是意外,到有几分……早知和伤心。


李邈的话题已经翻过十万八千里,“哎,刚才那个厉秉行,陶定家是有眼光,我看着……”


……


……


就在于欣兰怒火中烧的时候,黄澄也是听得目瞪口呆,要不是还记得自己正开车,只怕要忍不住掏出手机和朋友来个八一八。


放着当红的人气偶像不用,起用谁也没听过的冷门男演员——“我相信厉先生是最好的选择。”听着仿佛连让于欣兰说出人选的机会都没给。


黄澄在这行里好几年了,多少算经过风浪,人也沉得住气,不然王季瑜千挑万选,不会挑上他。她说是重新出山,也是因为从前的情分,帮陶定家一两年,把黄澄带上路,也就功成身退。


陶定家出国的时候所有合约就已经转出去了,百年的老牌经济公司,什么都好,就是在国内没有业务,伸不开手。所以这次陶定家回来,先请了从前带她的王季瑜,又托王季瑜挖了黄澄教一教,以后专门负责她在国内的事宜。


可没想到一上来就是这么大的事儿啊,黄澄心里犯嘀咕。陶定家的脾气犟,从前听闻过,这回领教了。而于老板的脾气烈,这是业内人人知道的,她俩对上,那可真是天雷地火,就差天崩地裂。


后视镜里一抬头,黄澄瞥一眼王季瑜,拉住刚挂掉电话的陶定家,神色也很无奈。


她带了陶定家七年,从她刚上大学第一个角色起,到最后华语圈风光登顶,向更广阔的天地大展宏图,对陶定家熟悉得不得了。只听她说话语气,就晓得这回心意坚决,是断不可能松口的。


陶定家的合同还没签,如果她以男主角不是厉秉行为由拒绝出演,就算于欣兰费尽心力搭起了如许豪华阵容,国内也没有几个女演员消受得起。要是找同龄的呢,那就更是一个都没有了。


到头来忍气吞声为人做嫁衣,或者白费心血一拍两散,于欣兰这个委屈是咽也得咽,不咽也得咽。


老实说,王季瑜觉得陶定家一直捂到最后才说,固然有些不厚道,但如果一开始讲明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皇霆娱乐和长风影视会不会这么果断砸钱,就算砸了钱会不会这么费尽心力筹建班底,那都是两说。


而且看她的神色,是并不知道的。王季瑜有些无奈又怜惜地握住她的手,这么些年过去了,她还是一心只想着怎么能出质量最好的作品,连这么近在咫尺的关系,也没有多查一查。


“定家啊……”


“瑜姐,”陶定家从挂了电话还给王季瑜,就在自己的手机上翻着什么,这会儿终于找到了,把手机递过来,“你看一看,就知道厉秉行绝对是最佳人选,他能演出来,能演好。”然而一抬眼看王季瑜神色,愣了下,蹙起眉。


王季瑜接过手机,却并不看,只放到一旁,声音非常轻,像是怕惊动了什么,“定家,于老板那边的人选,你知不知道?”


她这样问,陶定家隐隐有些预感,空着的左手在身侧捏紧,强自镇定道,“是谁?”


果然不晓得。王季瑜叹了口气,反换上一种轻描淡写的语调,握紧了她的右手,“是阿宜。”


陶定家的手不自觉地挣了一下,王季瑜按住了。


“阿宜?”她怔怔地重复了一遍。


“就是方煦宜,”黄澄听到这里,以为她不晓得,插口解释道,“正当红的人气偶像,一般都叫他阿宜,大家都这么叫。”


又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陶定家还是有些怔。


果然是出去久了吧,连方煦宜都不知道,这般想着,算一算,好像陶定家出国的时候,方煦宜都还没出道,那就怪不得了。


正准备再解释两句,只听陶定家断然一声,“我知道。”嗓音又涩又干,却斩钉截铁,真像是什么东西给切碎了一般。


“好好开你的车,小心撞到。”王季瑜淡淡地提点一句,又转过来看她,“定家?”语气里有探寻,却没有一开始的小心翼翼。


陶定家挣了两挣,很坚决地挣开了王季瑜,把手收回怀里,“阿宜在长风?”再出声,就是平淡无波了。


王季瑜拿她没有办法,点点头,“这回的制片,长风的于欣兰,就是刚才跟你通话那个,是阿宜的经纪人,从他出道就带着了,关系很好。”


一层层慢慢垫,留着让思绪混乱的人接受的余地。


“哦——”陶定家模糊地应了一声,沉默片刻,才吐出一口气道,“这个片子,厉秉行比他好。”


“定家……”王季瑜还想说什么,却又咽下去了。多说无益,可她是真没想到,有一天还能从陶定家嘴里,听到这样一句话。


别人比方煦宜好。


陶定家却像坚定了起来似的,连着又道,“我跟厉秉行沟通过一段时间了,他还没看过完整的剧本,却已经很理解燕王这个人物,他只看了大纲,这种……”


王季瑜打断她,“阿宜为这个角色等了很久了。”


她倒不是要帮着方煦宜说话,只是陶定家这样语气急促,仿佛一个小姑娘颠三倒四,她必须确认,陶定家是不是真的下定了决心,有没有可能,后悔。


果然,这话一说,陶定家立时沉默下来。


黄澄在前面开着车,听得是心惊胆战,又激动不已,只恨这种惊天八卦肯定是要咬死牙关往肚子里咽的。这话里话外的意思,这犹豫不定的语气,显然是有大故事。


但他毕竟是沉得住气,纵然心里再怎么样,面上却一点不露,王季瑜转过目光看了一眼,觉得自己确实选对了人。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社交网络应用,递到陶定家眼前。开屏的大画面如果不跳过,足有十秒,够把一个人看得清楚。


是方煦宜。


陶定家就这么看过十秒,跳转界面,直直盯到屏幕变黑。


过了好一会儿,她把手机还给王季瑜,语气里的其他东西一扫而空,“就厉秉行,他不会错。”


“好,”王季瑜干脆道,“只要你认定了,你人在这里,华英还占着27%的投资,就算于欣兰不肯让,我们也不见得会输。”


但代价是,方煦宜。把这样好的一个机会,从他手上抢走,送给别人。


陶定家的手指无意识捏紧了,脊背却挺得更直,车窗映着她的侧脸,轮廓清晰,非常美的骨相,又十足倔强。


还是当初,她第一眼看见这个女孩子,瘦,明明不矮的个子,看着也显小。赵传薪笑着说,“就这个,看见那股劲儿没有,她肯定能行。”


以一剑之韧,可承泰山之重。


王季瑜拍拍她的肩,笑了笑。陶定家能行,这么多年,她早已经无需证明。

评论(2)
热度(2)
  1. 匣剑美人 转载了此文字
    本粉头实名表示陶陶眼光真好,选厉厉是正确的选择

©  | Powered by LOFTER